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2010-08-19 15:34: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1  兰州——海石湾——西铁厂           144KM

由于要赶门源县的油菜花,周五匆匆把所有的工作加班干完,724日也就是周六一早在西沙桥头和老翟会合,早八点正式出发。中午海石湾午饭,下午4点到西铁招待所住宿。一路除了热再没什么可写的故事,有几个小花絮:

1.  西沙桥头遇到暴沧桑和铁马骑安宁大沙沟;

2.  路上遇到一位从洛阳骑车出发去环湖的车友,旅行车前边装了一个菜筐,衣着装备一点也不酷,玩长途的大多如此,就像我和老翟经常被人当作货郎一样;

3.  过河桥乡附近时我们在路边一棵大树下休息喝水,树后边小卖部老板热情的拿出两个小板凳让我们坐,很是感动;

4.  在连城附近,一位大娘冲我们喊:“娃娃们,你们骑车子要去哪里呀?”我和老翟加起来刚好100岁,叫娃娃是不是太年轻了?呵呵!

5.  在西铁招待所发现房子靠窗子有许多蚊子,从登记室借灭蚊剂喷了一下,发现根本不管用,然后开始打蚊子,在打的过程中发现这些蚊子虽然和通常叮人的蚊子长的完全一样,但并不往人跟前凑,估计是不叮人的草蚊子。蚊子实在太多,怎么打也打不完,只好放弃。晚上果然没有蚊子叮人,看来我们是滥杀无辜了,内疚。

D2  西铁厂——甘禅口——门源         186KM

早上6点起床,然后吃自带的干粮,收拾完毕,7点从西铁厂出发,一路沿大通河向上骑行。过土鲁沟口后,山慢慢变的漂亮了起来,山上的各种树木也郁郁葱葱的,沿途的大通河畔,可以看到河对岸有长满荒草的古代驿道,历史上这里曾是唐蕃古道的一段,金成公主进藏就从这里到的青海。直到上世纪40年代,西北三马签定互保协议,马步青用500TNT炸开老鸦峡,去青海的路才由沿大通河改为沿湟水而行,这条驿道也逐渐废弃。这一带属于连城自然保护区,山里村落很少,路上也没什么车,骑起来蛮惬意的。

进青海互助地界后,地势变的宽阔起来,沿途有不少藏族村庄,地里的麦子还尚未成熟。早11点到北山林场大门,事隔一个月又是故地重骑,别有一番感受。过北山继续进山骑行,路边森林茂密,野花遍野,空气格外清新,中午12点半到甘禅口,甘禅口是互助县和门源县分路口,刚好在那里吃饭。两大碗烩面,一斤七两手抓,为下午的骑行补充了足够的能量。

过甘禅口看到一个路牌,显示这里离门源县还有106公里,而且一路上坡,看来我们上午骑的太慢了,而且今天肯定要骑夜路了,但愿天黑前能出林区,晚上的原始森林中总会有一些让人恐怖的声响。骑不远就到门源县地界,有一个“仙米国家森林公园”的牌子,沿大通河向上,公路沿线风景仙米一段最佳,北山次之,连城段再次之,进仙米地界后森林也茂密许多,山型也格外漂亮。仙米名字的来源是由于以前这里有一座寺院叫“显明寺”,寺院早已不知所在,该地区的名字也演变为更为浪漫的仙米。除了这座显明寺外,连城还有一座“显教寺”,目前只有一位老尼住锡,另一座在连城附近的“显化寺”,1964年被造反派完全破坏,目前只在原址上重修一座小殿和一个白塔,几名年老的居士和我谈起显化寺的恢弘和奇珍异宝时,禁不住唏嘘不已。我一直很奇怪明初的这几座藏传佛教密宗寺院为什么要以“显”打头,总觉得这几座寺院可能和由中亚僳特人传入的祆教有某种渊源关系。

大通河沿线虽然属仙米林场管辖,但这一带并不是仙米的核心区,真正的仙米要从另一条沟进去,进入祁连深山中,那里没有手机信号,没有人烟,基本属于没有被人类破坏干扰的最为原始蛮荒的地区,只有资深的大探险家才敢进入。仙米一路由于风景迷人,许多自驾的车辆都在这里游玩,草地上不时见到五颜六色的帐篷,山中的泉水一路奔流而下汇入大通河,山坡上密密麻麻长满了红桦、白桦、高山松和各种灌木。

下午7点,过克图口就算穿越出仙米峡谷,进入到宽阔的浩门谷地。浩门谷地西起青石嘴,东至克图口,北临岗什卡雪山,南临达坂山,是一块很大的谷地,历史上匈奴曾在这里牧马,而浩门宝马也是在这片美丽的草原培养出来的。由于这片谷地海拔比较低,方便灌溉,可以种植青稞,1953年后,陆续从青海海东地区移入回民,成立门源回族自治县,昔日辽阔的草原也被开发成大块的农田。近些年,青稞需求量慢慢减少,门源开始大面积种植油菜,而门源的油菜花旅游也慢慢在国内知名度在提高。从仙米峡出来离门源县城还有30多公里慢上坡,好在路两边都是高大的白杨树,可以遮挡炙热的骄阳。太阳落山天慢慢黑了下来,而期盼中的县城却还连影子都没有。晚上九点多,我们终于赶到门源县城,由于前一日是环湖赛的最后一天——祁连县到青石嘴,整个县城还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中,街道上彩旗飘扬,马路也被扫的干干净净。糟糕的是旅馆价格也水涨船高,价格都高的离谱,最后找到一个旅馆,60块钱2张床。总算安顿下来,老板还说要昨天来,100块你也住不上呀!早就知道和环湖赛遇到一起没好事,专门避开,没想到还是受影响了。晚上去洗脸池,天南海北的游客们在排队等待,许多人到青海湖游玩后都会来门源看油菜花,在环湖赛的带动下,门源旅游在国内知名度现在是越来越高。

这一天总共骑行186公里,海拔提高1050米,基本一路上坡,是本次行程路程最远的一天。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D3  门源——景阳岭——峨博      102KM

这一天计划的骑行目的地是峨博镇,路程只有一百来公里,所以早上并没有很早出发,在门源吃过早饭后,早8点我们向西边的青石嘴骑去。地势变的越来越开阔,路边出现了大片的油菜花地,鲜艳的明黄在辽阔的大地上显得格外漂亮。正在修建的兰新客运专线刚好在油菜地中间穿过,想来通车以后,来这里赏花的国内外游客会更多。在青石嘴附近,有一个观花台,其实就是一个小山,站在山上刚好可以万亩油菜花和对面的岗什卡雪山,不过上观花台要30块的门票,我们骑车绕到山侧面,发现山下都被围栏围了起来,看来不买票是上不了观花台了。不过早上雾气很重,估计看花效果也不好,而且雪山也被白云遮住,啥也看不到,所以我们放弃买票上山,继续骑到青石嘴。

青石嘴是岗青公路的终点,从这里我们沿另一条国道西张公路(西宁——张掖),继续往北骑。随着海拔的升高,这一带的油菜花散发出浓郁的花香,不象门源县附近花海的香气都散尽了。由于这里刚进行过环湖赛,这一线路况极佳且十分干净。骑了大约5公里,油菜花渐渐消失了,路边景色成为了辽阔的草原。在路过一个放蜂点的时候,突然一大群蜂追着袭击我,吓的赶快加速骑到35总算摆脱蜂群,原来以为是我的头巾颜色吸引的蜜蜂,但后来跟上的老翟戴蓝头巾说他也被追,好在我们跑的快,都没被叮伤,奇怪的是先后路过好几个放蜂点,别处都没事,就这里蜂怎么突然袭击我们。

爬上一段小坡,路边有一个“花海鸳鸯”的指示牌,在离公路3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大片沼泽湿地,那就是花海景区,在公路上隐约能看见。这地方要去也要买30块的门票,以前在《走遍中国》节目中看过介绍,觉得花30块不值,于是放弃游览继续往前骑。阳光渐渐变的炙热,随着雾气的散去,蓝天、白云、绿草,辽阔的祁连山草原开始绽放它的美丽。路边的草场都被围栏围了起来,绿草青青却不见牛羊,围栏里都是牧民的冬季草场,夏天牧民都赶着牛羊去了祁连深山放牧,一直到9月山上下雪才陆续下山回到公路边的定居点,所以我们一路几乎见不到什么人烟,自然也不会遇到满草原乱跑的藏狗,这可是骑行中很开心的事。

没有狂吠恶狗的追逐,另一种可怕的骚扰在午后慢慢多了起来,这就是草原的各种蚊虫,最厉害的要数牛虻,一种能扎透牛皮的可怕昆虫,早年骑车路过若尔盖草地的时候就领教过它们的厉害——隔着牛仔服都能叮到肉上;还有就是大大小小的蚊子,隔着骑行裤照样吸血;另一种讨厌的昆虫就是牛粪蝇——一种体型很小行动敏捷的小苍蝇,靠吸食新鲜牛粪里的营养生活的苍蝇。粪蝇不叮人,但喜欢寻汗味在人周围飞来飞去,一有机会就落人身上,牛虻飞的时候动静很大,像一个小飞机一样绕飞在周围,找机会落在皮肤裸露部位,蚊子是实干家,悄悄就来一口。天越热,耳朵边的嗡嗡声叫的越欢,所以只能边赶边骑以便摆脱这些烦人的小东西,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摆脱一群,另一群就会马上追上来围在身边。好在这些小东西似乎不喜欢在海拔3500以上活动,翻景阳岭的时候慢慢就少了。其实牧民们夏季都要去高山放牧也有躲避蚊虫的目的,被叮咬的牛羊往往容易患各种致命的传染性疾病。

景阳岭垭口海拔3767米,是我们这一路翻越的第一座高山,这里也似乎是门源县和祁连县的交界。过垭口山那边的草原变的更加漂亮,路边可以见到一块大牌子——祁连山下好牧场,这话可不夸张,祁连草原不光非常漂亮,而且我还注意到草原鼠兔也非常少,鼠害是草原第一大杀手,以前去甘南,坐在路边喝水,一片小脑袋就好奇的站起来张望,我一起身,又齐刷刷的消失。而祁连山里的牧场,草原上几乎见不到跑来跑去的鼠兔和旱獭,这说明这边的草原还保持非常好的生态环境。

草原的美景看不够,一路走走摄摄,下午四点到计划的住宿点——俄博,俄博是一个三岔路口,去张掖和祁连县就从这里分路。在蒙古牧区,敖包除了祭祀外,大多敖包都是做路标的,这里汉语地名的音译显示这个路口以前有一座敖包。俄博镇子附近有一个废弃的古城,显示这里曾经是一个军事重镇,事实上也是如此。历史上后唐年间吐蕃就是突然从这里翻祁连扁都口占领河西各郡,丝绸之路就此中断;元朝萨班喇嘛也是从这里到凉州进行凉州会谈确定西藏纳入中国版图;近代西路红军被打散后,上千红军士兵翻越祁连山也在这里被马步青部队张网逮捕。历史上从俄博翻扁都口是翻越祁连山的唯一道路,也是吐蕃到中原的一条重要通道。不过我们并没有计划从这里翻越祁连山,我们希望进入祁连山的更深处以便对这座山有更多的了解。

安顿好住宿后,脱了骑行裤发现腿上大小有十多个包,有一个银圆大的肿包应该是牛虻的杰作。这边蚊子叮的包有个特点,不碰不痒,越挠越痒。晚上到老板房子要开水,老板娘正在炕桌上辅导孩子功课,炕头上一个巨大的烤箱正在烧一壶开水,尽管这是一年最热的时候,兰州正在40度的高温下煎熬,这里的晚上也没有冷到需要在房子里生火,但这里的人显然习惯让火着着,此刻的火苗更带给他们一种心理的温暖感受,长期的生活往往会形成一些在外人看来可笑的习惯,这便是风俗的源头。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D4  峨博——祁连县          76KM

一早起来,啃完自带的干粮,便匆匆出发。清早的草原是最安静的,百灵鸟在草地欢快的歌唱,每一棵小草上都坠满露珠,草地上不见一户人,马路上也不见一辆车,空气中荡漾着青草和野花的清香,一切都如童话故事中的美丽。一条小河从祁连深山中奔流而出,一直伴我们前行,从水流方向我们知道我们在一路下坡,后来知道这条河就是祁连八宝河。路上有某某寺庙的指示牌,从定居点的房屋数量来看,这一路人口非常稀少,寺庙规模也非常小。到一个叫“阿柔乡”的地方,一些漂亮的牧民定居房屋正在修建,路边有一个指示牌写着“阿柔大寺”,其实这个寺院和其他藏区寺院比起来规模逊色多了,所以我们也懒的下车进寺院一转。

下坡还是下坡,直到一片谷地后看到路开始盘旋上山,和老翟找了个阴凉地开始吃午饭,想来到祁连县的后20公里应该是上坡了吧!其实我们并不希望这样多的下坡,后边要翻越海拔很高的祁连山,现在下坡越多,就意味着后边上坡越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吃饱喝足,却发现爬的只是一座小山,叫草大坂山,大概4公里就到顶了。过垭口就一路下坡,路边渐渐出现了松林,显示这里海拔已经适合树木生长,八宝河河谷里密密的长满了各种树木,这就是祁连林海。下到山下,路边密密麻麻长满了各种树木,以国槐为多,这片树林被称作“祁连森林公园”,里边有一些休闲茶滩,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游人。从林子穿出去就到了祁连县,路口有一座漂亮的雕塑——黑河源,黑河正是发源于祁连县。

一看表才早上11点多,早知道一路下坡,头一天我们就不需要住在俄博了,直接骑到祁连县住宿。当然责任在我,俄博离祁连县是76公里,昨天我们担心骑不到所以就住在俄博,并不知道这一路下坡,由于祁连到青石嘴是环湖赛路段,登陆环湖官网就很容易获得海拔变化情况,只是忽略了查阅而已。

祁连县新县城正在建设,和全国许多地方一样,这个县也是跳出老城建新城,宽阔的马路、气派的政府机关大楼、辽阔的喷泉广场,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基本没有什么财政收入的牧区县城,怪不得都说地方负债风险很大。当然地方政府并不担心使劲举债建设,国家是不会让地方政府破产的,所以最坏的结果只能是国家兜底,其实这也是必然的结局,只要银行不停贷,奢华的建设就会继续,一旦停止贷款,新城立即就会变成鬼城,大家都赚的脑满肠肥,皆大欢喜,自然不会有人对鬼城事件负责。

老县城要脏乱许多,居民以回族为多,沿街回民都有私宅,所以一条街上到处都是旅馆,我们首先咨询了下午去80公里外的野牛沟的可行性,但当地人回答说午后那一路蚊子吃人呢,建议还是第二天早上早点出发。说到蚊子我真是有体会,景阳岭一路的红包还没消退呢!只好放弃,况且下午的烈日实在太厉害了,晒的人头晕。

找到一个叫“祁连客栈”的旅社,发现虽然由本地回民经营,但理念还颇为现代,比如建设“祁连旅游网”,通过电话或网络订房间,和一些户外组织建立合作关系等。房间虽然比其他旅社略贵,不过条件也好一些。其实祁连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旅游资源,县城外有一座“卓儿山”,山上啥都没有,只能俯瞰祁连县全景,门票却要60块。倒是由于祁连县附近地形复杂,有雪山、草原、峡谷、原始森林,很适合户外探险旅游。祁连县的旅游口号也是“东方小瑞士——祁连”,但真正想吸引全国各地游客,恐怕还任重道远。晚上遇到两名广州的车友,环湖结束后从刚察经热水煤矿搭车过来,打算骑到门源,老翟告诉他们这里到门源将近200公里,一半上坡,一半下坡,路上可以住在俄博,广州人似乎能在哪里住并不感兴趣,而更关心从祁连到门源一路有没有班车,一样的车友,不一样的骑行理念和方式。

这一天其实就骑了三个多小时,由于计划失误,白白浪费了一天时间。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D5  祁连县——祁连山垭口——肃南县         171KM

早上5点半就被隔壁清真寺的唤礼声叫醒,悠扬的阿拉伯语唱经声在漆黑的夜空中回荡,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旁边几间房子住的全是举家出行的本地回民,他们也早早起来。我们吃完东西原本想早点出发,出门一看,2名妇女跪在一块小毯子上在楼道作礼拜,又不好意思打扰人家给我们让路,只好在房子里等待礼拜的结束。男人们很方便的去清真寺礼拜,女人们只能在家或其它地方礼拜,大多地方并没有女寺。等她们礼拜结束后,我们推车出门,虽然天已经大亮,不过街上除了去寺里作礼拜的回民外并没有其他人。县城外有一座牛心山,颜色和形状都颇似一个牛心,故名。八宝河和黑河就在牛心山下交汇然后滚滚向下穿越祁连山峡谷进入甘肃。黑河是发源于青海境内祁连雪山深处,流经甘肃河西地区多个地县,养育着众多的甘肃儿女。由于甘肃各县扩田截水,使得最终应该流入内蒙额济那旗居延海的黑河半路断流,干涸的居延海也成为了西北最大的沙尘发源地,后经央视《新闻调查》报道,最终促使国务院在兰州成立一个黑河管理委员会,负责黑河水资源的分配,今天的居延海又恢复了碧波荡漾的昔日景观,只可惜了那大片枯死的百年胡杨却再也没有办法复活。

两天时间,从2800的门源爬到3760米到景阳岭,又一路下到2800的祁连县,海拔高度回到了起点。从牛心山下两河交汇的最低点开始,我们又沿黑河开始无奈的爬坡,黑河河谷很宽,有水的河道只占其中一小部分,显示远古时代黑河来水要比现在大许多,河谷里长满了繁茂的榆树,一路村庄不多,只路过了一个比较大的回族村子,早起的人们赶着牛羊去山上放牧,河谷地的农田里青稞碧绿、油菜金黄。骑一段,又路过一个藏族村子,所有新建的房屋都是样式统一的欧式小别墅,这个村子没有旧房子,估计应该是为配合天保工程将比较偏远的祁连山林区藏民迁移而新建的一个村子,支持我们判断的是村子的名字就叫新庄。祁连县一直想打造成东方小瑞士,所以统一新建的房屋大多喜欢做成欧式风格,只是尖尖的红顶旁飘扬的都是五色经幡,贴了白瓷砖的墙面因无法糊住牛粪饼而让主妇们不满,欧式栏杆里的藏狗也缺乏绅士的风度,我们一过就跳着拉扯铁链狂吠,似乎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继续慢上,见到一个路牌——黑河峡谷,这里也是农区和牧区的分界,进入峡谷,里边全是茂密的高山松,山上不时有山泉流下来汇入黑河,由于地处林区,又加上峡谷里晒不到太阳,明显的感觉到气温比之前低了一些。十多公里峡谷穿越出之后,眼前又变成了辽阔的草原,和其它草原不同,这一带草原呈现一种红色,和四川红原县草原颇为相似。路边的草地依旧被围栏围了起来,靠近河边的低矮土房门户紧锁不见人烟。过了祁连县后便很难见到游客了,这一带很少有外人造访。又过一个不很长的峡谷——聚龙峡,见到黑河对岸有一个被高墙围起来的地方——巨大的厂房,成排的宿舍,祁连山深处总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所在。

在路上遇到一个骑摩托的人,得知离野牛沟还有八公里,虽然饥肠辘辘,不过脚下踏频还是不由的加快了,很快就到了这一路唯一的一个食宿点——野牛沟。由于之前在谷歌地图查询,从祁连县到野牛沟是沙石路,计划要住在这里,但实际这一路已经新修成了柏油路,而且还是路况相当不错的二级公路,所以我们边吃饭边商量放弃在这里住,下午直接翻祁连山,又向当地人请教了路况,最后决定午饭后继续骑行,翻越祁连山。

从野牛沟出发九公里平路就到一个很不起眼的路口,这里没有任何标识,不过从里程看应该就是我们要走的路。恋恋不舍的离开柏油路,我们沿着路况很差的沙土路向东骑去。或许刚才饭后骑的太快,或许中午那一大碗“卤炮”太扎实,胃不合适宜的开始疼了起来,路况很差的上坡,还不如下来推着走,眼看着前边的老翟越来越小慢慢消失。路边先后遇到两家牧民的房子,一家人门口的狗毛色呈灰色,体形比一般藏狗略小,藏狗大多都是黑色,还有一部分是黄色,灰色的藏狗据说就是原獒,是非常少见的。这条狗可是我见过最凶的藏狗,跳起来扑向我的动作非常矫健迅速,明显和一般藏狗不一样,它更象一只野兽而不是狗。毕竟人烟稀少的祁连深山中有不少狼和雪豹在活动,一条好狗在这里也是必须的。好在狗用粗铁链栓起来了,否则真不知道怎么过这个关口。祁连县虽是牧区,但和青海其它牧区不同的是,城镇里见不到到处流浪的野沟,草原上有狗的地方也都栓了起来,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事。

一路沿一条沟慢上,一座巨大的山峰出现在眼前,公路如细线般的盘旋而上,远远的我还看到了山顶的垭口,尽管还至少有20公里路。山下有一家回民正在牧场挤奶,奇怪的是这里有回民在游牧,这在牧区是很少见的。游牧生活是非常危险而且艰苦的,除了世居在这里的藏族和蒙古族,很少有人会选择游牧生活。

上山的过程走走停停,已经都骑了100来公里上坡了,在山上呼啸的逆风打击下,除了推似乎再没什么更可行上山的方式了。在山口附近,总算追到了同样精疲力竭的老翟,其实并不值得骄傲,毕竟人家是60岁的人了。下午5点,我们总算到了甘青分界的祁连山大坂垭口,这里没有任何文字标示,拿出海拔表一测——4100米,早上我们从2800的祁连县出发,115公里路爬高了1300米。稍作休息,我们开始兴奋的准备下山,没想到这条下山路却成了这次骑行最大的梦魇。

我们没想到下山路那样颠簸,路面全是镶嵌到路面里的石块,其实这也很正常,对这样常年积雪的高海拔的山路,如果路不是这样,那汽车下山就太危险了。一路遇到一只从山上掉下来的羊四脚朝天躺在路中间,另遇到2个骑马的蒙古族牧民去山上赶羊,骑马放牧即使在牧区也很少见了,牧民们大多更喜欢骑摩托放牧。颠簸的路况对我们骑自行车的人来说,可是一种真正的考验。下坡路上,老翟东西两次颠飞,泥板被颠断,我们不得不花时间看怎么修好。55公里下坡,我们走了四个小时才到祁连山另一侧的肃南县。县城海拔只有2300米,也就是说55公里路我们又下降了1800米。

肃南是解放后成立的唯一一个裕固族自治县,县城旅馆很少,而且大多客满,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住宿地方,新县城就这样,没有私房就没有小旅馆。出去找饭吃,发现外边开始下雨,雨夜的饭馆早已关门,在县中心只找到卖烧烤的,夹了两个肉饼子对付,其实还是没吃饱。

这一天是我们骑行强度最大大的一天,也是最狼狈的一天,浑身是土而且晚上还没吃上饭。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天境祁连——兰州到敦煌骑游记(一) - lzxinggong -

 

  评论这张
 
阅读(310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