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2010-08-29 11:30: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D6  肃南县——元山子——清水乡           100KM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位于祁连山甘肃一侧,祁连山甘肃一侧草原由东往西分别是天祝、山丹军马场、肃南县、阿克塞县,除山丹军马场为总后管辖的部队牧场外,山中世代游牧着藏、蒙、裕固、哈萨克等几个少数民族,其中祁连山草原主要在肃南县境内。肃南是中国唯一的一个裕固族自治县,裕固族古称尧胡儿,解放后周总理根据谐音将这个民族改名为裕固。裕固族虽然人口不多,但有两大支系——东裕固和西裕固,东裕固语言属汉藏语系,长相也和混居在那一带的藏蒙牧民比较接近,西裕固语言属于阿尔泰语系,以前我去过西裕固祁丰地区,当地人长相似乎更接近与东欧人,鼻子很高,下颌比较宽,浅色眼珠的也很常见,和新疆中亚少数民族脸型较瘦的外貌特征有明显不同。所以说裕固族两大支系既是不同人种,也是不同语系,划为同一民族似乎有点勉强,不过由于人口过少,分开定民族也不合适,所以就归在了同一民族。目前越来越多的证据似乎表明,裕固族就是匈奴人的后代,也和地处欧洲的匈牙利人在人种和语言上有某种渊源关系。

一早从县城出发,骑不多远就有一个分路口,往东一路是到张掖,往西一路是到元山子路口接312国道,我们要去敦煌,自然往西骑。往西的路并不是我们想象的下坡,而是一直顺一个峡谷上坡,上坡到头,就进入祁连山下的肃南草原,和青海一侧的草原相比,这里草原比较稀疏,草也是适合比较干旱环境的发白的牧草。由于这一带海拔较低,牧场里大多是绵羊和毛驴,牦牛和藏羊应该都被赶到高山去放牧。这里牧民们已经不再骑马放牧,偶尔遇到的牧民都是骑摩托。骑到一个高处,发现前边开始下坡,我们以为一直开始下坡了,喝点水穿好衣服开始下坡,结果走不远又继续上坡,骑了又有大约5公里上坡,这回真开始下坡了,测了一下海拔——2800米,早上又爬高了500米。一路下坡开始飞驰,辽阔的牧区一路没有什么人烟,路上车也极少,奇怪的是路上飞着许多蜻蜓还是什么飞虫,撞到脸上生疼。当路边渐渐出现农田的时候,看到一个小牌子——高台界,从这里我们就离开了肃南县了。村庄、忙碌的农民和各种茁壮成长的作物,说明我们已经完全离开了牧区回到了农业区。到元山子路口,下来测了一下海拔:1700米,40公里路海拔降低了1100米,我说怎么骑的那样爽呢!这个高度也是我们后边一直骑行的海拔,河西走廊海拔基本没什么变化。

在元山子路口,我下意识的回望了一眼背后的祁连,由于有雾,后边的高山完全看不到,很是觉得遗憾。从土鲁沟我们就算进入祁连山,一直到这里彻底离开,几天的骑行,几百公里的路程,让我们和这座巨大的山脉有了一次深入的零距离接触。再见,祁连山!

上到312国道,这里属典型的戈壁地貌,一眼望不到边的黄色戈壁上长着零星的刺蓬,黑色的公路如一条黑色的丝绸在戈壁上往远处延伸,干旱和暴晒是这一路最大的体验,路边不时可以见到古代的烽火台遗迹,还有一些曾经的房屋和农田遗迹,水是决定哪里是良田、哪里是戈壁的唯一因素。

远远的,天边出现了成排的白杨,那就应该是我们要去的清水绿洲。进入绿洲,完全感觉不到和其他农业区有什么区别,若非骑车亲历,很难相信1公里之遥却有天壤之别的景观,这就是绿洲,翰海中的一片生命方舟。

清水是个很大的镇子,有一家旅馆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这正符合我们的要求,6天骑行,人是一身土,车是一身泥,我们需要洗衣、擦车子。衣服洗干净无需拧水,直接挂在院子里一小时就干,洗完所有的衣服,又洗了驮包,擦干净车子。一切忙完后,一场暴雨在傍晚来临了,我们坐在房子看暴雨,奇怪的是雨下了好久,地面还不见湿,还是老翟一语中的——地面早都被晒的滚烫,刚下的雨点肯定立即就被蒸发了,地怎么马上会湿?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D7  清水乡——酒泉——嘉峪关             110KM

       早上4点,我们按计划起床,吃完早饭就在黑暗中出发。路上基本没有车,眼前除了电筒的一团亮光外周围的一切都看不到,在黑暗中骑车比白天更耗费精力。在黑夜里骑了一个多小时后,路面渐渐显现出了轮廓,新的一天黎明到来了。路边戈壁上一条河道里却意外充满了夹杂着黑色泥沙的洪水,后来手机上网看新闻才知道前一天晚上,祁连山中突降大暴雨,造成3人死亡7人失踪,损失了400多头羊。想想也挺后怕,如果我们在翻祁连山的时候遇到暴雨那就惨了,一路头顶上都是危如累卵的悬崖山石。

远远的又看到成排的白杨,应该是到酒泉绿洲了吧。酒泉绿洲很大,我们继续骑了有30多公里才到酒泉市。由于想看看鼓楼,没有从过境公路走,而沿着拥挤的公路进入市区,在鼓楼附近遇到两个骑车子的学生,他们是从俄博翻祁连山,目的地也是敦煌。鼓楼是酒泉的地标建筑,四面都有门,在这里匆匆照张像后我们就继续往嘉峪关骑。要出酒泉时,该怎么走我和老翟发生了分歧:同一块路牌上将312国道和嘉峪关却指向两个不同方向,我觉得应该走312国道,肯定就到嘉峪关,老翟坚持要按指示的嘉峪关走,最后按老翟意见办,骑一段就发现路况并不是很好,而且路上车也比较少,我想应该走312国道才对。在路上遇到两组很大的建筑群,似乎是一个影视城,只是修一半工程就停工了,估计也是哪个拍脑袋领导的决策。一路骑着,就发现路左边还出现一条有绿树有路灯的路和这条路并行,开始以为是高速,后来想想高速不会有路灯呀,想必那才是去嘉峪关的正道,刚好从一个加油站那里可以上到那路上去,上去后发现这段312国道被改建成收费公路,叫酒嘉公路。原先我们走的是一段老国道,怪不的路况很不好的,看来错误在那个路牌。快到嘉峪关收费站时,实在热的受不了,就躲到路边树林里乘了一会凉,这里的好处是太阳底下不管多热,阴凉地里还是比较凉快,不象南方。还没到中午,这里气温就这样高,看来我们早上4点出发是完全正确的,否则这一路下午根本没法骑,非中暑不可。

和酒泉相比,嘉峪关城市建设要好一些,历史上这里原本没有城市,只是酒钢上马后成立了一个新城市,没有旧城的城市自然好规划建设,况且还有酒钢的强大经济实力做后盾。我们先骑车去城北5公里的城楼,到跟前一看门票100块,早先我就去过,自然不再花这100,老翟也觉得门票太贵,所以我们只是远眺了一番城楼就回市区联系住宿。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D8  嘉峪关——清泉乡——玉门镇        137KM

依旧早4点起床吃东西,而后上路。灯光明亮的大十字除了几个趴活的出租车外再见不到其他人,出市区后依旧是只能看到眼前一团光亮。没多远到一个正在修建的收费站,我们只能从旁边戈壁上深一脚浅一脚的骑过去。过收费站后遇到一个路口,前方道路显示312国道,左边省道显示去玉门市,这里需要说明的一点是玉门市就是原来的玉门油田,并不在312国道边,和现在所说的玉门镇是两个不同的地方,两地相距大约有80公里。我们当然是走312,结果走不远发现没路了,直接骑到了戈壁上,只好又回到路牌处仔细看,终于在刚走过的路右边发现另一条很窄的柏油路,刚才在黑暗中压根就没发现这条路。这条路一直和高速并行,路很窄,而且属于用沥青把石子粘起来的那种所谓柏油路,并没有柏油沙子混合的那种平整的柏油路面,骑起来很颠簸。天慢慢亮了起来,这才看清楚路基是双车道的,不过柏油路只铺中间一段,刚好够一个车走,这种很节约的铺油方式在这路上也算合理,这条路沿线原本没什么村镇,再加上一路有许多和高速的限重立交桥,这路并不让走大车,所以这路基本没什么车,汽车全都在高速上跑,不过由于不远处在修兰新客运专线,许多大工程车在这路上跑,蛮横的工程车相向驶来时,一点不避让,就在路中间的柏油上跑,逼的我们只能到沙土路基上骑。

天虽然早都亮了,但却阴的很重,黑沉沉的似乎要下雨,当雨点落下来的时候我马上穿好雨衣裤继续骑行,而动作慢的老翟却被突降的大雨很快就浇透了。过一个小绿洲叫赤金,312国道又和玉门市过来的省道会合了。出绿洲不远的戈壁上有一个路口,右侧的这条公路不仅是柏油路,而且有一条铁路也通向那个方向,一块碑上有字迹模糊的几个字——甘肃矿区。曾经的甘肃矿区是非常神秘的一个地方,这里边工作的人所有户口都在兰州市七里河区,路口虽然是个很小的车站但各路特快都要停车,上上下下旅客许多都是坐软卧的人,要知道早年间软卧票可不是仅靠有钱就买的到。这地方就是核工业部404厂,对外以前称甘肃矿区。今天的甘肃矿区远没有以前那样神秘不为外人所知了,现在主要是进行核废料处理工作。

风呼呼的刮了起来,好在一路顺风,骑起来飞快而且省劲,路边远远的出现一些风电塔,在辽阔的戈壁上看起来似乎不大,实际上每个塔都要80多米高,每片叶轮也要40米长,在路上我们遇到拉叶轮的加长挂车,每辆车只能拉一片叶轮,叶轮就象一架飞机一样。风电产业是甘肃今后能源发展的新方向,目前国家对风电产业出台了若干优惠政策,许多风险资本已经进入这一领域,玉门附近这个风电场就是属于这种情况。由国家电网负责建设的升压房和高压输电塔都已经建设了起来,风电塔只要开始发电,电厂就立即会按上网电价产生利润。不过由于风电投资是高投入,有专家指出在甘肃搞风电不会赢利,因为甘肃刮风都是沙土,电塔寿命肯定比较短,不能把荷兰模式应用于甘肃,具体怎么样,估计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过风电厂就是玉门绿洲了,由于绿洲里没有高速,所以路况又变的好了起来,我们一路狂飚到玉门镇。名义上是个镇,实际是个城市,只不过需要和玉门市有所区别而已。先过的是玉门新城,造城运动已接近尾声,和祁连县比起来,这座新城当然要气派许多。从新城穿出去就是老城,这里自有不同于新城的繁华和热闹。吃饱喝足躺在床上用手机查天气预报,奇怪,玉门明天刮东风,瓜州却刮西风,似乎不太可能吧。两地方不过100多公里,风向难道还不一样?晚上看天气预报云图,这一片都圈在下雨区域里,我们商量第二天天亮再出发,骑夜路我们都感到非常累,特耗精力。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D9  玉门镇——瓜州                    147KM

     早上7点在玉门镇吃了个牛肉面才上路,昨天的风刮了一夜到早上也没有停止,只是比头天下午好象小一些。玉门镇绿洲是疏勒河流域的主要灌区,这里古代似乎没有大的绿洲,解放后才系统对疏勒河河道进行防渗处理,修建各级灌渠,建设了一些农场。由于甘肃许多地方不适宜人类生存,这个绿洲也是甘肃重要的一个移民安置地,包括东乡、定西、民勤等一些自然条件非常恶劣的村庄,都整体搬迁到这里开荒种地。土地有的是,缺的是水,如果玉门绿洲农田普遍使用更为先进的滴灌系统,绿洲面积都可以扩大到现在10倍以上。如果对舟曲的捐款都用到这里,通过移民方式解决泥石流自然灾害对人类的威胁应该也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实际上,现在这个绿洲也是我们一路穿过最大的一个绿洲,从进入到离开大约有60公里长,估计以后绿洲还要持续扩大。不过这一带水土好象碱性偏大,一路见到的农作物最多的是油葵——一种适合在碱性土地生长的作物。

出绿洲后沿途变的更加荒凉,路边的沙地上连沙生植物都没有了。老翟说天气预报不能看,这次又让他说准了,以为是小雨天,结果天空晴朗,显然我们出发太晚了。太阳慢慢开始炙热起来了,沙漠也开始从底下升腾起热浪,我们犹如一块烙饼一般上下都被炙烤,唯一幸运的是风向是顺风,骑的速度还是蛮快的。骑着骑着,我发现自己慢慢跟不住前边的老翟了,下来一摸带,发现后带破了,只能无奈的看着老翟消失在视野里。按我的习惯,一般带破了我是喜欢直接补,无须换备胎,觉得这样更节约时间,但这一次不行,耳边全是狂风的呼啸声,压根听不到破洞在什么地方,只好把车子翻过来换上备胎。

继续往前就远远看到路边不远有一个古城,这就是著名的桥湾古城,其实在河西一路,这样的古城多的是,清朝差不多有200年都在新疆打仗,战争物资都是通过这一路的一个个城堡在负责转运,作用就等同于青藏线的兵站。不过桥湾城比较特殊,它和一个有趣的传说连接在了一起。

相传,康熙皇帝曾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巡游到西北某地,发现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旁边河流弯转,河边有两棵参天大树,上面挂着皇冠、御带,远远望去金光闪闪……皇帝梦醒后非常高兴,认为梦中的情景必是龙游圣地,于是令人按梦中情景绘图,并派大臣四处寻找,来到桥湾一带,远远看到有两棵茂盛的柳树,上面有金光浮动,走近一看,原来正值秋天收获季节,上面挂着老百姓的草帽和草腰,在太阳的辉映下金光灿烂,旁边有一条河流自东向西弯环流过,河上有一座天生桥,此景与康熙皇帝梦中情景极其吻合,钦差回报皇帝后,康熙非常高兴,即派程金山父子三人,拨巨款在此修建一座巡游的宫殿。程金山父子见此地偏避荒凉,心想,皇帝不可能到此巡游,于是贪污了大量建城银两,只修成了一座三里三的小城草草了事。后来钦差大臣西巡,把此情况上奏康熙,康熙大怒,下旨将程金山父子处死,取其头,剥其皮,制成人皮鼓、人头碗,悬挂于城西北的皇家寺院永宁寺内,一日三击,以警后世。

其实这个故事完全是一个传说,不过瓜州县却把这里定为干部廉政教育中心。在藏传佛教中,使用信徒或高僧自愿捐赠的身体某一部分做法器是很常见的,比如头骨人皮的双面波浪鼓,还有腿骨做的法号,寺院里有这种东西没什么奇怪的。真实的桥湾城就是一个负责转运粮草的兵站,曾经的战马啸啸早已消失,堆积的沙子已经淹没了城墙的2/3,本来想到古城跟前看一下,又担心前边的老翟等的太急,只好远远拍了张照片就继续骑行。

和老翟会合后骑不远就看到到路边一大片雅丹地貌,大约有5公里长,里边都是奇形怪状的土包,这都是风的杰作,拍了张雅丹,然后准备给老翟拍一张留念时,却意外发现我的相机没反应了,估计是一路颠簸的太厉害,相机抗议罢工了,真是郁闷死了。后来回兰州寄到深圳检查说主板一块芯片给烧掉了,不知道是不是和炎热的气候有关。

前边的戈壁远远看上去是黑色的,原来戈壁上有一层黑色的小石子,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黑戈壁,没有绿色,没有人烟,百万年以来,戈壁保持着一直的原貌。没多久,老翟的带也破了,我们只好在滚烫的沙地边开始补带。其实我们两的带都不是地上什么东西给扎的,这一路路面虽然很粗糙,但由于风很大,路面非常干净,并没有什么扎带的小东西,我们的带都是之前从祁连山下来是那一路太颠簸把内胎给伤了,这几天的骑行使得问题显示出来了而已。补好带骑不远,天边出现了一抹绿色和成排的防风林,瓜州不远了!没想到从这里开始风向也发生变化了,顺风变成了逆风,这时候我们才明白昨天的天气预报并没有错,只能无奈的慢慢骑行。

到瓜州附近,有一个高速公路出口,之后的路开始好的出奇,从嘉峪关出来的颠簸柏油简易路总算到头了,我们一路欢歌到瓜州县。瓜州以前叫安西,后来觉得安西这个名字很不吉利,不利于旅游事业的发展,现在又改回汉朝的名字——瓜州。刚到县城,遇到很多卖瓜的农用车,到瓜州了,怎么能不吃瓜呢?西瓜四毛,甜瓜八毛,瓜果然非常甜,瓜州果然名不虚传。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旅馆却非常不好找,几乎所有的旅馆都客满,而有空房的旅馆又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又不想住,最后总算找了一个可以接受的住了下来。

这一天总共骑行147公里,不仅在沙漠中被烙饼烤,而且2人带各破一次,相机损坏,骑了20公里逆风路,旅馆不好找,应该是很不顺利的一天。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漫漫丝路——兰州到敦煌骑行记(二) - lzxinggong -

 

D10 瓜州——敦煌                      125KM

     最后一天的骑行,我们说啥再不看天气预报了,决定还是早上4点起床。出县城照旧是漆黑一片,路上没有人也没有车,回头看看,老翟的车子只是后边的一个小亮点。到收费站的时候天差不多就亮了,却发现天阴沉的很厉害,而且是不小的逆风。老天似乎总和我们作对,我们觉得阴天晚出发就是大晴天,如果早早出发却又是阴天,真是太无奈了。出收费站也就差不多离开瓜州绿洲了,前边就是一忘无际的漫漫黄沙,黑色的柏油路笔直的伸向前方。逆风骑起来很慢而且非常累,这里的风很大,怪不得有谚语说“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路边的风景没有任何变化,一直望到天尽头都是一种景观,一种颜色,也真是太枯燥了,怪不得沙漠里旅者会发疯。开始我还能跟到老翟后边,慢慢又跟不住了,远远的看着他变小到消失。

累了饿的也快,坐在路边开始啃从玉门买的干饼子,这时候远远听到天边飘过一阵音乐声,还以为天上飞过飞天了呢,后来注意到音乐声是来自对面一辆车,车后边跟一大群骑车子的人,每个人装扮很专业,所有人骑的都是公路赛,开始以为是专业队,不过男女老少中外人士都有,而且从骑车姿势看也不象都是自行车爱好者,估计是敦煌的一种旅游项目吧。骑车路过的每个人都向我热情的打招呼,我也热情的向他们招手。

吃饱再继续这种艰苦的跋涉,我低着头看着车轮骑行,一方面可以减少风阻,一方面也不用再看那让人绝望的眼前景观。一路的汽车速度极快,远远听到后边一个小车的喇叭声,随声音一起就感觉到一阵风就在身边刮过,再看前边已经成了一个小黑点。还好路比较宽,标准二级公路,贴着边骑应该没什么事。连续10天的骑行早已没有刚出发时的那种劲头,就这样骑一阵歇一会的看到远远的绿洲,总算看到了光明的前途,我和老翟坐在路边又吃了一顿,准备下顿饭就到敦煌吃了。进入绿洲天上淅淅的开始下小雨,当然这种天气我们是很喜欢的,怎么说比暴晒好。进入绿洲首先看到几个很大的烽火台,这几个烽火台很怪,都修在一起不远的地方,村子名字也很直观——五墩,估计可能是有四墩是筑堡子的角墩,后来角墩建成城又没有建,所以就有五个墩台在一起的情况出现。从瓜州出发,一路见了好几个烽火台,看起来都非常完好,应该都是清朝时修建的。

到莫高乡政府附近就是敦煌机场,路变的又宽又好,沿途还有不少广告牌,再往前不远就是敦煌火车站。敦煌的火车站可能是离市区最远的一个火车站,也可能是离飞机场最近的一个火车站。车站由于远离市区,宽大的广场不见一个人,我们绕火车站转了一圈,发现火车站没有行李处,原来这个火车站不办理行李托运,我们只能放弃坐火车回兰州的想法。雨开始大了起来,在年降水只有40毫米的敦煌,能遇到这样大一场雨还真不容易呢!

本来觉得离市区应该不远了,结果骑呀骑总也看不到市区,我们只能又坐在路边吃东西,逆风骑车真是饿。总算看到了一个牌楼,从这里就进入了敦煌,突然间眼前出现车水马龙的街道,还真有点不适应呢,不久前还是满眼黄沙呢!我们犹如一个古代的商人,满心欢喜的进入到市区,一直骑到市中心一个巨大的反弹琵琶雕塑下。历时10天,总共骑行1298公里的兰州——敦煌之行顺利结束。

从元山子路口到敦煌,从一路的历代烽燧知道,我们所走的道路正是自汉开辟的丝绸之路的一段,和许多古道随岁月变迁而变化不同,这条路自汉以来一直没有变化。由于解放后新疆建设兵团截水恳荒,致使失去补水的罗布泊最终完全干涸,所以从敦煌玉门关到楼兰的丝路古道,目前已经没有一人能够依靠徒步、骑骆驼甚至开越野车能够重新穿越,尽管每年都有热爱冒险的人进入其中,但十之八九会魂丧大漠,穿越罗布泊的丝路故道成为了古人走的通,今人走不通的一条死亡之路,这其实也是今天人类依靠强大的机械设施无计划改造自然的一个恶果。

 

 

  评论这张
 
阅读(327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